Contents

柏林墙与真相:民主德国之后,人民失去了什么?

  • 在柏林墙开始建设(1961年8月13日)的周年纪念日(2019年8月13日),土耳其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urkey,TKP)的Tevfik Taş就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相关问题发表了文章。作者在文中讨论了,民主德国的社会主义终结之后,人民失去了什么。

多年来,德国资产阶级政客利用柏林墙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进行造谣抹黑,而且它们还将继续这么做。鲍尔股份公司(Bauer AG)的首席执行官Thomas Bauer,就是这个造谣抹黑的宣传机器的头头之一。1996年,柏林墙被摧毁,Thomas Bauer成立了「建筑行业伦理审查委员会”。该委员会宣称,「出于政治目的而建造柏林墙,是不道德的。」

柏林墙与斗争美学

我们有必要对一些值得讨论的问题加以审视,而不应仅仅从所谓伦理出发。正如,要讨论民主这一概念,就不能不讨论它的阶级性和它在阶级斗争中的位置。同样,(如果)脱离了柏林墙的阶级性及其在阶级斗争中的位置,我们还能够讨论柏林墙吗?(如果)不考虑斗争的必要任务和目标,我们还能够谈论斗争美学吗?

当然不能。

(一些人)将一个概念从决定其性质的基本因素中剥离出来;更重要的是,将一个概念从其历史背景中剥离出来——从而生造一个「普世”规则。这种做法,无异于从魔术帽里拽出一只兔子。左派不应不恰当地使用任何这样的概念——这样的概念只考量人权或者自由,而脱离了阶级和斗争的状况。

冷战结束后,「民主”和「人权”成了最有影响力的两个概念。一些人以这些概念作为幌子,发动反对现实社会主义(译者注:即历史上存在过的社会主义国家及其制度)的战争。他们披着「民主”的外衣,散布所谓「自由”的话语,以掩盖经济剥削。他们还将「人权”作为侵犯主权国家的借口。

(一些左翼)以「柏林墙不符合工人阶级的斗争‘美学’”为由来诋毁它,实际上是脱离了为政治权力而斗争的实际需要。

什么叫「历史惩罚”?

1989年10月7日民主德国成立40周年时,戈尔巴乔夫告诉东柏林的埃里希·昂纳克(译者注:民主德国领导人):「生活惩罚那些还不改革的人们。”

叛徒戈尔巴乔夫不仅背叛了苏联的社会主义,同时还教唆昂纳克背叛民主德国。在戈尔巴乔夫演讲一个月后,反革命势力颠覆了民主德国。苏联曾经为民主德国的建立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苏联放弃支持民主德国后,反革命势力的最大障碍也就消失了。就这样,戈尔巴乔夫及其叛徒集团把民主德国拱手让给了饿狼般的反革命势力。

在柏林墙倒塌前的几个月,(民主德国)国家安全局向(党的)政治局发送了一份报告,称该国的情况「比1953年更糟”。

(某些人)曾经向人民许诺一个更好的社会主义:不仅社会主义的社会保障制度将会继续存在,而且人们还可以像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一样自由地消费。这就是他们对人民的承诺。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根本没有什么「公正的资本主义”,人民的权益逐渐丧失——免费教育、人人有权工作、免费医疗、住房、社会文化娱乐、无需担心未来、零失业、有尊严的退休生活…… 德国东部的人民很快感觉到,在资本主义德国,要获得所有这些权利几乎不可能。

然而,民主德国的失败同时也是苏联的失败。导致崩溃的鲁莽执行者戈尔巴乔夫,把民主德国送上了帝国主义强盗的餐桌。

现实教育我们:自己的革命不保卫,就会遭到历史的惩罚。

反革命之后,原民主德国的人们过得怎么样?

1988年,民主德国的女市民60岁就可以退休了。如今,她们不得不工作到65岁。

1988年,退休人员可以领到477民主德国马克。他们自己的退休金足够支付房租和购买食品。到了月底,很多人都还剩下一半的退休金,有些人甚至剩下三分之二。

在民主德国,公共交通几乎是免费的,它不以利润为导向,只求为人民服务。

那时,人们逛图书馆,逛剧院,听音乐会。现如今,人们要不逛超市,要不宅在家看电视,无处可去。

曾经,孩子们都可以上全托幼儿园。现在德国强大了,全托却只有中产以上人群才能上得起了。孩子能上全托,你就是成功人士。如果你不是成功人士,上班和带孩子将占据你的所有时间。

芬兰是一个教育领先的国家,它就采取了民主德国的许多教育方法。而现如今,德国的教育水平却是二流的。三级中学教育、大学费用高、读大学将负债,这些都是反人民教育政策的结果。

工人的孩子,长大后只能成为理发师或者机械师;上层阶级的孩子可以读好大学,长大后做管理人员。

在民主德国,没有什么(教会征收的)教堂维持费。在社会主义的阳光下,世俗主义得到了坚决的贯彻。

在民主德国,教会从来不是最大的老板。教会不能控制学校和医院,它的权力仅限于宗教事务。

现如今,如果人们不交宗教税,就没有人关心他们是不是失业。教会雇佣着150万工人,是德国最大的老板。通过其控制下的博爱会等机构,教会正在把传统的「基督教慈善”变成盈利性的。

在民主德国,工厂和土地都属于劳动者的公有制企业。市民们做同样的工作,绝不会拿到不同的工资。民主德国没有什么老板。现如今,德国收入差距巨大,人们饱受最坏的现代奴隶制——外包制度的奴役。

被房租合同欺骗;被保险公司抢劫;毫无意义的(商品)供应制造着(消费主义的)需求;愚人的广告;富人炫富;电信诈骗——这些都是德国人民正在经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