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工厂手记(一)

Contents

​1

已经超过了约定的时间,我满头大汗地跑进去。明亮的写字楼办公室,工作人员从冰箱里取了一瓶水递给我。

与两位应聘者一起,我们仨坐在招待区,等待中介将我们送到她们另外的办公场地。

期间,中介给我们讲解了面试的注意事项。如果问之前做什么工作,就说B厂之类的;如果问做了多久,千万不要说做了一个月就跑路了,那样肯定过不了;兴趣爱好呢,就说读书、爬树、打球之类的,千万别说打游戏。

另外还要注意笔试题,千万别选一个人的时候看见了听到了其她人看不到听不见之类的选项,更不要选想轻生自杀之类的选项。

居然是滴滴打车,转眼车就到了。

房间里挤满了人,应聘者的询问声,扩音器喊名字的声音,嘈杂在一起,另人心烦意乱。

中介收走我们几个人的身份证,逐个刷系统,看有没有人进了F厂的拒绝名单(工人与中介口中的「黑名单」)。

万幸,我们都过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等待,从10点钟等到12点多,我们才坐上去F厂G厂区招募中心的大巴车。

2

大巴车上,驻厂点完名字,又重复了一遍体检与面试的注意事项。同时,他强调,如果出了问题,一定先要打他电话,会给解决,自己出了招募中心的大门,就没机会了。

进了招募中心,放好行李,特别是香烟与槟榔。如果发现带进去香烟与槟榔,会被直接刷掉。

中介又宣讲了一遍注意事项,特别强调里面不能拍照。如果拍照拍视频被发现,会被F厂列入拒绝名字,终生与F厂无缘。

大厅里人挤人,长长的队伍排了又排。这个时间,疫情早已不再紧张,但人贴着人也是不应该的啊。

招募中心的工作人员,态度蛮横地指挥我们这些找工的人。「就应该打她们一顿,让她们长长记性。」

刷了身份证,领到体检面试单,一共四个章,要逐一过关。在此之前,先身份证刷过公安系统才可以,不能有犯罪记录。

先过面试关,我按照中介教的,说了自己的姓名,之前的工作(我编造的),自己的兴趣爱好。

想不到,我顺利通过面试,但有的人就惨了,被无理由的拒绝了,只能无奈地再找其她工作了。

体检50元,除了血压、抽血与胸透外,最重要的是检查纹身,有大块纹身的人会被直接请出去。

最后是笔试题,听说其她都无关紧要,心理测试必须要通过。

在等待最终结果的大厅里,工作人员推销起了电话卡,说这是F厂给大家的福利。坦率地说,我们中介这批应聘者,没有几个相信这鬼话。

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我们才顺利地走出招募中心。

终于通过了F厂的审查,我也可以检查一下世界一流的流水线是什么样子了。

3

出来后,天色已渐渐黑。

在回去的大巴上,驻厂又说了一下,发薪、预支工资与住宿费用的问题。每月7日发薪,入厂满一周后,可以预支工资最高500元,住宿费160元。

从中午折腾到傍晚,在车上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饿了,可并不能马上去吃饭,中介领我们到了距L区厂区不远的办公室。

到了那地,驻厂才说160元的宿舍没有了,只有200元的宿舍。大伙听了后都觉得只有宿舍好,多几十块钱不算什么。

要五张身份证复印件,中介处提供复印,一块钱一张。「我只要复印两张好了,我有三张了,这玩意放着有啥用?」

等待期间,大伙聊起来工价。啊呀,原来每一人的工价都不一样,这与招妳的人直接相关。

有人的工价居然比我多4块钱,我作为第一次找工的人,直接懵圈了。

到了200块一月的宿舍楼下,什么公寓式宿舍,不就是「农民房」吗?宿管说上楼拿个钥匙,一拿就是半个多小时,我们都快饿晕了。

领完钥匙,到了宿舍,和我一同住进的老哥说,还好没有味道。我们这个宿舍是个小单间,只有三张高低床,别无它物。住六个人,有独立卫生间。

放好行李,穿梭在城中村的小巷,找到一家沙县,吃饭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了。

还要采购洗漱用品、凉席、被褥等,我发现好几个人都是只买了凉席和枕头,没有买被褥。

为什么要睡床板加凉席?一个老哥说,他要等一周后,赶紧预支工资,好还上支付宝备用金。

中介在微信群里中说,明天等通知,签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