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本体论概论

哲学家总是无谓自扰。他们是脱离实践的知识分子,远离一切事情。他们的话语无非是对这种距离的评注,以及抵赖。他们想要隔着这段间距,用自己的词语掌握实在,把实在嵌入系统。词语复词语,体系复体系,而世界一如既往继续它的进程。这种理论话语对其他方面的实际工作(科学、艺术、政治等方面的实践)无能无力。哲学:它的企图弥补了名号上的缺陷。这种企图生产了漂亮的话语。

——路易·阿尔都塞《哲学和科学家的自发哲学》

通过阅读俞宣孟的《本体论研究》,显然可以看出上面菩萨关于哲学是『词语复词语,体系复体系』的说法是在本体论意义上的。那么,『哲学的党性』可以理解为自觉抵制建立本体论体系解释世界的诱惑,并在主动打击理论出现危机时不可知论的一时泛滥;马克思主义哲学拒斥本体论,对唯心主义体系国王的揩跃,使得现代君主有革命的武器。那些宣称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是哲学的人们,当然他们也是在本体论意义上这样宣称的,只是不自觉的证明了『哲学是理论上的阶级斗争』罢了。

以下是对俞宣孟《本体论研究》(第三版)第一章的摘抄,可以大概了解本体论的含义。

基本特征

由此我们得出初步的印象:本体论是探讨『是』以及各种『所是』的范畴间的互相关系的学说,其中『是』包括着一切一切『所是』,一切『所是』都是从『是』中产生出来的。

所谓『产生』其实是逻辑形式的演绎过程。….《大不列颠百科全书》说:,『本土论是走向关于诸是者之本质的必然真理的演绎的学说』;《美国百科全书》说,本体论之所以运用范畴来表达,是为了讲『实在』纳入『形式逻辑的法则』。

…在《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的条目中更是明确指出,本体论是『关于「是」本身,即关于一切实在的基本性理论或研究』。

如果说关于『是』的学说的本体论同时就是关于实在的学说,那么,本体论所谓的实在绝不是经验的实在,而是超验的(a priori)的学说。

P18

在西方哲学史上,凡是本体论,都是活动再这片先验的领域中、并且以之为对象的。这片先验的领域最初是由柏拉图设立的,称之为理念世界,它与我们的表象世界是分离存在的,然而它却是表象世界的本质、原理。在黑格尔这里,这片领域称为绝对理念或者绝对精神,黑格尔虽然不同意在绝对理念和我们表象世界之间的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但他同样认为,绝对理念是纯粹的原理,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一切表现都是绝对理念的外化或展开。这样的原理由于不是从经验中得出的认识,而是先于经验的、它必定是从概念到概念构造出来的体系。

P19

康德是反对本体论的。他对于自己所反对的那个本体论的理解,与我们上述的理解是一致的。在《纯粹理性批判》一书中,他把狭义的形而上学分为超验哲学(transendental philosophy)和纯粹理性的自然学(physiology of pure reason),『前者,是在不考虑可能给予的对象,而只是涉及一般的原则及一切概念的体系中,只研究悟性及理性本身(ontologia,本体论)』。

本体论就是这样与经验世界或者先于经验世界、绝对精神、纯粹理性的领域,它是纯粹的原理,『第一哲学』。

正因为本体论是先于经验的纯粹原理,这些原理从理论上讲就不是人主观设想出来的,而是概念自身逻辑运动的结果。对此,黑格尔做了如此概括:『这种精神的运动,从单纯性中给予自己以规定,又从这个规定性给自己以自身同一性,因此,精神的运动就是概念的内在发展:它乃是认识的绝对方法,同时也是内容本身的内在灵魂。——我认为,只有沿着这条自己构成自己的道路,哲学才能够成为客观的、论证的科学。』在本体论哲学家看来,正是概念的逻辑运动,才保证了这套原理系统作为真理的客观性和普遍必然性。

P19

所谓本体论就是运用以『是』为核心的范畴、逻辑地构造出来的哲学原理系统。它有三个基本的特征:

  • 1.从实质上讲,本体论是与经验世界相分离或先于经验而独立存在的哲学原理系统,这种哲学当然应归入到客观唯心主义之列;
  • 2.从方法论上讲,本体论采用的是逻辑的方法,主要是形式逻辑的方法,到了黑格尔发展为辩证逻辑的方法;
  • 3.从形式上讲,本体论是关于『是』的哲学,『是』是经过哲学家改造以后而成为的一个具有最高、最普通的逻辑规定性概念,它包容其余种种作为『所是』的逻辑规定性。Ontology因之而得以命名,即它是一门关于『是』的学位,其浇适当的一民工应为『是论』。

P20

宇宙论或自然哲学

哲学的宇宙论和自然哲学都是以我们周围的世界、自然界为对象的,宇宙论尤其是以宏观的宇宙为研究对象的…..事实上,当初的自然哲学所思考的问题,绝大部分已经为今天的自然科学所取代,如果还有所剩余,那大概就是科学方法论,或者自然辩证法。但科学方法论或自然辩证法仍然是以经验科学为基础的,这就同本体论有了明显的区别。不能科学方法论无法取代本体论,本体论从其自尊自大的气概方面说,到时要将包括科学方法论在内的一切理论包容在自己之中,如黑格尔的《逻辑学》同他的《自然哲学》的关系一样,不管这种企图是否成立。 …

自然哲学、宇宙论都是有特定的研究对象的,因而是、或最终可以是经验的;本体论作为纯粹的哲学原理,则不以任何特定事物为对象,因而只能是在经验之外的,是逻辑的。…

本体论所在的逻辑领域与经验世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具有质的差异的领域。

P20-P22

哲学基本问题

由恩格斯表达的哲学基本问题,即物质与精神孰先孰后以及思维与存在是否具有同一性,明显是反对本体论的。可以说,正是通过对本体论的批判,马克思主义哲学实现了西方哲学史上革命性的变革。但是,也许是由于马克思主义批判以黑格尔为首的旧哲学的时候,很少提到本体论这个词,更是由于我们对本体论之为何物研究得不够,竟至于有本体论与为了批判本体论而提出来的哲学基本问题混淆起来的现象。…

哲学基本问题的第一方面,即提出物质与精神孰先孰后的问题,明显是反对作为先验原理系统的本体论的,这点,即经点明了本体论是怎么回事之后,也许不必去多作论证了。我们在此略为多说几句的是关于哲学基本问题的第二方面,即存在与思维是否有同一性的问题,它与本体论有关系。按本体论作为纯粹的原理、是与经验世界的隔离而言,它的确存在着问题:原理世界是如何作用于现象世界的?在经验世界中的人又怎能认识那种原理?正是这些问题,激发了西方近代哲学对认识论问题的思考。其结果是,一方面出现了像休谟、康德这样的不可知论,他们否定彻底认识世界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大多数哲学家则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其中包括黑格尔。但是黑格尔的理由是,人的认识也是绝对精神的体现和展开,因此,思维能够认识那一开始就已经是思想内容的内容,对他来说没什么奇怪的。所以恩格斯批判说:『在这里,要证明的东西已经默默地包涵在前提里面了。』这里,我们体会到,哲学基本问题第二个方面所针对的,除了不可知论,主要是本体论的基础上在唯心主义基础上的思维和存在同一论。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正是通过对以本体论为主要内容的黑格尔哲学的批判才得以创立的。这种批判直指本体论的唯心主义实质,还兼及本体论所使用的脱离生活的特殊语言王国。因此,把本体论与马克思主义概括的哲学基本问题相混淆,将会产生严重的理论错误。

P23-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