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尖椒部落:从谣棍到栽赃者

正文

最初谣言四起说我能力不行的时候,我选择和她们摆事实,后来她们说我为了个人利益让机构无法生存,我选择和他们讲道理,再后来他们说我是告密者,我明白了造谣、陷害、假扮纯良,这是盘踞尖椒部落内的谣棍团伙仅剩的三板斧。从我发布文章公开曝光尖椒部落非法开除,直到我拿到赔偿,她们都只会用这仅有的手段针对我的质疑、我的抗争,最终,她们把自己的肮脏伪善的面目暴露得一干二净。

遵守「劳动法」,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更遑论自称劳工机构的尖椒。而巨婴们光辉灿烂,站在权力和地位的顶端的时候,权利成了禁语。当你试图挑战不合理,她们就要你刨开肠肚,看看妳吃了几碗凉粉,一切的道德律令都成了她们的刀与剑,砍下来的那一刻,丝毫没有假面的温情。

什么王小嗨为了点臭钱,什么王小嗨没生产出足够的剩余价值,什么王小嗨是利维坦的同流合污者,可以说这个劳工圈的兄弟会毫无逻辑与事实地对我进行肆意造谣抹黑。这伙神隐在劳工圈的寄生兽们,她们平时对着公众高谈阔论大讲特讲「劳动法」,但是这「劳动法」就是不能适用到自己身上。「革命革到自己身上」时,就是妳有问题了。为了保住自己可怜的光环,扛着大旗,吃着我的人血馒头,这个团伙吃相不仅难看,且没有丝毫疲惫。

这个国家还有几亿工人,她们虽然创造了整个世界,但手里的武器仅仅就只有一部「劳动法」,这是无数先贤与前辈用血与泪铸就的旗帜,这血淋淋的牺牲换来的劳工保障,容不得任何人半点玷污,它本应该是劳动权益的最底线,而现在不知道有多少所谓的「代表」想要修掉这眼中钉、肉中刺。谁与「劳动法」对抗,就是反对工人阶级。不管这些对抗「劳动法」的人是哪个圈子,又或者隶属哪个帮派团伙,我必定揭开妳们的伪善面目,大兔、雅清、肖美丽、吕频等人,妳们越这样气焰嚣张地从造谣到栽赃,就只会激发我的斗志,同妳们决战到底。

我虽然就事论事,但有的人上来就泼脏水,栽赃我告密举报。在现今的公民社会,凡是提出控告都要讲求证据。如果妳们任何人有我向「不可抗力」进行举报告密的证据,请展示出来。如果只是把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我头上来欺骗大众,妳们是在异想天开。肮脏把戏捉弄不了每一个人,无耻地迫害只会让我更勇于战斗。

西元2020年4月15日,我发布了一条微博,「#守护劳动法# 第50天打卡。越来越多不好的消息传来,可既然环境再差,也不是自己首先变坏的理由。#尖椒部落非法解雇# 」。就这段时间,在我发那条微博之前,大家应该也都知道有两家机构(NGOCN与安之康)停止运作,我就感慨一下时局再艰难,也不能不尊重劳工,不能不尊重「劳动法」,怎么就被妳们演绎成了举报告密?

曝光初始,我只将她们定义为拒不道歉的工运服务商,工运服务商也总比资本主义企业好;再来,我发现尖椒部落完全视「劳动法」为无物,和资本主义企业没有半点差别;最后,我才看透,这伙兄弟会就是一群撒泼打滚的无赖,人家资本主义企业起码对侵害劳权的事件还会道歉。作为一个劳工机构的尖椒部落已经死了,一个活生生的劳工机构变成了僵尸。

现在我希望,通过我和尖椒部落对抗的过程,可以惊醒劳工公益圈,让大家看到这个变质了的劳工机构是如何的面目可憎和无耻卑劣。妳们很有势力,作为深耕这么多年的机构怎么能没有自己的关系网?妳们也很有人脉,在自己的麾下聚集了像吕频、雅清之流的党徒,她们愿意为了你们,躺在早已恶臭不堪的功劳簿上,做着巨婴似得春秋大梦,谁来戳破妳们吸血的行为,谁就是和劳工事业对抗。我郑重地问一句,连违反「劳动法」的事实都不敢承认的尖椒部落,妳们配叫做劳工机构吗?

在这里,我呼吁遭受这个兄弟会压迫的同仁,曝光它们这些成建制的丑陋行径,戳穿这项两面人的伪善面具,挖出这些劫持运动的寄生兽,让劳权事业回到它的本来面目。

不管妳们怎样造谣污蔑受害者,我,王小嗨,永远与那些被压迫者并肩战斗。

附赠核子驱力造谣永动机雅清的一些谣言大赏

1

谣言: 谣棍雅清不是王小嗨的领导。

事实真相

在麦当劳口头通知我被开除的时候,两个谣棍雅清、大兔造谣说我是主编;在仲裁庭上,雅清出庭作证,当庭承认「我的身份是代理主编,王小嗨的领导、工作上的主要负责人」。雅清成了薛定谔式的领导,不同的观测者观测到不一样的身份。

有两种可能:雅清是主编,她在非法开除王小嗨的时候,称王小嗨是主编,为了达到将非法开除合法的目的,她炮制了谣言;雅清并不是主编,为了合法化非法开除,但她在仲裁庭做了伪证,将不是自己的职务安放到自己身上。

至于到底是哪一种情形,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对于量子造谣学,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研究。

2

谣言: 面对仲裁结果,尖椒没有继续上诉。

事实真相

王小嗨诉尖椒部落劳动争议一案的裁决系「终局裁决」,只有劳动者不满意裁决结果才可以提出上诉,而资方则无权上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之规定,对于「终局裁决」的案件,资方只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撤销生效的裁决文书的效力与上诉的概念完全不同,而且申请撤销的条件非常严苛,几乎等于举报仲裁委玩忽职守。尖椒部落的这些个官僚在操作非法开除之后,对于自己不懂「劳动法」一事没有任何反思,却将之视为劳工机构的常态,依旧不补习相关知识,僵尸大概吃什么药也变不了活人。

3

谣言: 作为机构的「代理主编」,承担更多的协作职责。

事实真相

我在机构工作期间,从未收到尖椒部落的官僚集体任命雅清为所谓的「代理主编」的通知。但是没有正式官衔,并不代表没有官僚的权力,毕竟不是所有黑社会老大都会给自己册封一个山口组组长的官衔。

尖椒部落的权力关系是这样的,官僚集团下达通知给雅清,雅清将官僚集团的命令下发给普通团队成员,并且雅清有权代表官僚集团对其她人进行训诫谈话。这样一种畸形的权力结构,却被一个谣棍给轻描淡写成了「协作」。当然了,要求一个NGO老油条看见权力关系中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压迫,完全是奢谈。

4

谣言: 淘宝无法导出前三个月的记录。

事实真相

淘宝后台订单逻辑设置复杂,查看订单并不方便,但绝对不会吞没订单。如果对此有疑问,大家完全可以拨打淘宝客服热线进行证实。尖椒部落的领导将这种贻笑大方的事情当作我工作不力的证据提交给仲裁委,完全自证自己不能胜任工作。

5

谣言: 王小嗨对淘宝、社企等事情有兴趣,之后进行甩锅。

事实真相:

我们应该还原事件发生的现场,谣棍大兔想找人接替这个脏活、累活,在会议上对大家询问有没有人想接手这个淘宝网店,没有的话就关掉了,言语中充满了对成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不满感觉,但雅清和其她人低头做自己的事情,漠不关心。我觉得不能让淘宝店垮掉,就说我来做淘宝店吧。

至于社企,我完全不知道这活怎么分到我头上的,就跟着大兔去了一趟合作机构,这活就变成我的了。财务负责社企的账目,却从来不去合作机构催促账目,这笔烂账就到了我头上,我只好自己将账目催促好并整理好,然后上交,最后还要背锅。

说到兴趣,在训诫谈话和年度会议,我多次向领导提出我的兴趣是去工厂、人力市场做田野调查,但领导没有给任何商榷的余地,我只好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去蹲点。如果我的兴趣是做淘宝,我为什么不去电商公司;如果我的兴趣是做项目,我为什么不去找一家在地机构。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谣棍们如何将这种指派任务的沟通称为「协作」,她们玩弄权力的游戏比资本主义企业HR厉害多了。

6

谣言: 王小嗨拖延账目整理,导致无法给合作伙伴分润。

事实真相

大兔的分润周期

大兔负责淘宝店期间,分润时间短则半年,长则两年不分润,甚至这个甩手掌柜将这个活推出去的时候,都没有完成最后一次分润,还是我联系了合作方,分了润。我就不明白在大兔那里分润周期可以自定,同样都是淘宝网店负责人,为什么到我这里就不行了,难道只因为这个谣棍是知名人士,是领导,手握大权和舆论权,就可以肆无忌惮?

雅清在她的最新谣文中,尖椒部落的官僚们在提交给仲裁委的证据中,都诋毁我在启动仲裁的时候,还未分润完成,要求我在假日进行工作。事实上,我在启动仲裁程序之前的两周属于年假、调休与法定假节日时间,启动仲裁之后,我被尖椒部落正式非法开除了。这些谣棍指控完全属于胡搅蛮缠,我没有任何理由再给其提供剩余价值。

其实,我在帮忙整理提供所有淘宝订单编号、交易金额等消息后,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帮忙整理账目。毕竟大兔交接工作的时候,分润表发给我和财务两人,她有分润表,也有淘宝账目密码。尖椒部落的这些不屑做繁琐体力劳动的官僚们,稍稍咨询一下淘宝客服,就可以根据我帮忙整理的淘宝订单汇集查询订单详情,完成分润。

早在2020年01月17日,我就给官僚们帮忙提供了淘宝销售的订单记录,财务对此账单核对并未有意见,如果她无法查看三个月前的淘宝订单,她如何核实我所提供的订单整理?财务有淘宝账户密码,有分润表,但为何直到今天还未完成分润?

可由于被资本主义工作伦理控制,财务说她不会整理详单,我还是想继续帮忙整理。但我完全没想到这些官僚居然在未告知的情况下,单方面停用我的淘宝账户,并强制我在非任职时间继续整理。在我多次要求,此行政官僚才设置了一个临时账户,允许我帮忙。后来我帮忙整理好了,现在20天都过去了,她还是未完成分润,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推诿甩锅,制造麻烦,就是这些官僚的日常做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