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资产阶级的狂热

呀,不到20个小时的火车我就害怕啦。

呀,蚊子太多我就好烦那。

呀,人好扯活动好烂我就想跑路。

原来我一遇到这些就想要退缩,这个就是他们说的小资产阶级所说的狂热吧?然后河南的活动让我怎么说呢,本来我是抱着去学习的目的的,可是竟然让我去影响别人,我rz,我水平好低那,怎么可能影响成呢?还是放过我吧。

哇,不到一个月我竟然跨度了大半个中国那。西安的城墙很帅,兰考的农民朋友好热情,南昌的菜很好吃很好吃,哇哈哈~原来然东也是个游戏粉,我rz。再然后在兰考发现俗人扯人真的好多好多好多,我懒得跟你们扯呀,还好还有好书可以读,不然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让我感触最最最深的是,到了黄河边上一毛主席纪念亭的时候那一帮人首先快速的挖了两洞,我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呢,就吩咐我们众小弟去拾柴火去了。 --” 原来是埋锅做饭…. 好无聊好无聊,每天都是徘徊在做饭和吃饭之间。再然后是晚会,最后村民居然大部分都不看啦,大概这晚会应该整个活动扯的高潮吧?

活动虽然很扯,可是还有你们呢。有好玩的猫猫熊,不对不对,应该是战斗猫猫熊(还应该高举双臂),有昆华大哥讲好多好多典故,有整天和我腻在一起的葛猴子,当然还有郑大猴子,有跟一起去买老冰棍的佟猴子,然后你们第一小分队。BTW,黄河边睡觉很嗨,昆华唱歌很好听,想听你唱毛泽东。MD,我也想唱歌给你们听可惜我不会,nnnnnnnnnnnd

好吧,我也承认我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可是好多年来我都没有退缩呀。骑士的热忱,这词多有爱多适合我。

「天空微亮,眼睛已明亮。我开始不再无节制的赖床。再会,我亲爱的懒虫。我还要经历艰险的航程,记录最美丽的风景,实现最光荣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