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针对大兔及其雅清各种谣诼的事实真相澄清

在我发出关于尖椒部落非法解雇我一事的两篇文章后,大兔和雅清,还有其她一些所谓的女权人士,在朋友圈和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系列回应。这些回应,没有答复我所质疑的任何问题,反而充斥了各种恶毒的谎言。俗话说,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但是,为了揭露这伙人的肮脏本质,我愿意辛苦一把,用事实回击她们的谣言。

因为造谣内容很多,分布很广,所以我必须用一篇很长的文章来回应。但是,请关注此事的朋友一定耐住性子读完此文,我保证妳们对大兔和雅清等人会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1、关于大兔和雅清两人

既然这两人在朋友圈诽谤攻击我,那我就不得不介绍下这两个人的情况。

大兔: 在我去尖椒部落的时候,她在尖椒部落专职做淘宝,领取固定工资,据我观察,她在公司交社保。大兔与我所有邮件沟通都使用主编邮箱,我从未有过该邮箱的使用权限。大兔于2019年03月离职,将社企与淘宝工作交接给我。此后,她是尖椒部落管理委员会成员(以下简称管委会)。2020年01月16日,大兔于公司附近的麦当劳宣布非法解雇我。

雅清: 18岁入职尖椒,尖椒部落老成员,尖椒部落事实上的主编。整个工作团队四个人,唯有雅清可以接收管委会的消息,并且有权以管委会的名义下达通知。除雅清外,团队其她成员的管委会训诫谈话(年检与半年检),都由雅清主持,并由雅清对团队成员进行点评、考核与总结。2020年1月16日,大兔和雅清约我在麦当劳见面,我接收到被非法解雇的口头通知。2020年01月21日,雅清给我发送「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的电子邮件,并抄送所有管委会成员,并且没有抄送其同事。在我的回复邮件中以违反「劳动法」的理由明确告知她们我拒绝该通知之后,雅清又发了两封荒腔走板的邮件,并抄送所有管委会成员。

这两人的工作能力怎么样不敢乱说,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她们对「劳动法」一窍不通。2020年01月21日,在雅清主送给我并抄送所有管委会成员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中,声称给我提供一个月的赔偿金。即使她们认定的所谓我「不胜任工作」这一点成立,这也显然是违背「劳动法」的。但直到被我在朋友圈警告前,她和管委会的其她任何人都没有出来予以纠正。尖椒部落在她们的回应文章解释说赔偿金额是「机构按照自己对劳动法的理解」确定的。两名尖椒部落的管理人员,在劳工圈混迹多年,对「劳动法的理解」居然是这么一个一窍不通的水平。

劳工机构首先是「劳动法」的普及者。一个劳工机构的工作者不懂「劳动法」,就像电工不懂电,语文老师不会认字一样,是不具备起码的工作技能的表现。不懂,犯了错误还不愿意承认。著名劳工机构尖椒部落被这样的人把持着,真是让人感到可笑又可悲。

至于二人的品质如何,看完本文对于谎言大全的戳破,就可以管窥一二了。

2、大兔等人在性别平权问题上的伪善

大兔她们的造谣:

事实真相:

我今年32岁,中年油腻,但我不是男人。

我从入职尖椒部落起,就声明自己是跨性别者,但无论我如何解释,尖椒部落管理层却始终不愿意承认我的跨性别身份。

首先声明,我虽然是跨性别者,但是并不强求得到谁的承认。绝大多数群众不接受多元性别,连同性恋都不愿意接受,更别说跨性别了。对此我表示理解,也绝不会仅仅因为别人不承认我是跨性别就鄙视别人性别意识落后。

但是尖椒部落的领导们不一样。她们平时热衷于宣扬女男平等、多元性别的先进理念,日常混迹于各种LGBTQ运动现场,经常对别人的性别意识进行审查。但正是这样一些人,在自己控制的机构中,却不仅不尊重跨性别者,甚至连跨性别者存在的权利都予以抹杀。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实在是太虚伪了。不知道谁给她们权力否认一个跨性别者对于自身身份认同的权利?不知道她们怎么有脸举起彩虹旗?真的不觉得羞愧吗?

把持尖椒部落的这些两面人是性别平权运动的「叛徒、内歼、工贼」。请妳们这些人自行滚出性别平权运动,就是对这个运动的最大的贡献。

3、关于大兔等人造谣说我不能胜任工作

大兔等人造谣: 王小嗨不能胜任工作。

事实真相:

一个员工能不能胜任工作,不应该只是领导一句话决定,而是要根据员工对该项工作KPI的实际完成情况得出结论。设置KPI是公司和领导们的职责,完成KPI是员工的职责。而事实是,我所负责的绝大多数工作的kpi,都是完成了的。

1)关于编辑岗位的工作

在我刚入职的那会,公司默认编辑每人每月生产一篇内容。

从入职后到尖椒部落微信订阅号改版以前,按照每月指标一篇来看,事实很明确,我已达标。

2019年02月,召开年度会议,我们被领导安排进行微信改版。由每月每人生产一篇原创内容,改为每周每人生产一篇内容(原创/约稿/转发)。

2019年5月底,因为各种风波不断,机构决定停工,直到7月中旬才重新开工。从2019年7月到2019年8月底,按照每周一篇内容生产来看,虽然我已经有比较繁重的社区项目任务,但依然达成指标。

到9月份,雅清召集会议,代表管委会宣布废除微信改版时的决定,由从每月每人4篇,改成了每月每人1篇,我也是正常完成的了。

直到我被非法解雇接受面谈训诫的前两月,按照每月完成两篇内容生产的指标要求来看,我依然是合格的。

除了内容生产,领导还额外给我分配了微信公众号的排版工作。由于其她同事经常下班前后(下午六点半)才把文章发给我,所以经常造成我加班。后来我不得以才要求说,大家在4点半前就把文章发给我,否则自行负责编辑发送,雅清声称时间太赶,改为下午五点。但建议执行的效果并不理想,大部分还是由我继续编排迟来的稿件,经常加班排版发送文章。(题外话:我不像她们,老觉得因为别人导致的加班就是擦屁股,还拿这点事出来抹黑别人。很难理解这些人都是什么样的价值观。)

因此,就我最基本的编辑工作而言,我是完全合格的。

2)关于编辑岗位之外的其他工作

A. 网课

关于网课,我也是达标的。具体请看关于网课部分的澄清。

B. 淘宝网店

关于淘宝网店,这一项工作是由大兔离职时交接给我的。从交给我到通知我离职,一直没有提出任何的KPI要求。而且,从去年3月到被训诫的这段时间,我的领导没有就我的淘宝网店工作情况进行过任何正式的成果评估和改进讨论。在2019年6月重签合同时,也没有针对此项工作的情况提出过任何异议。

因此关于淘宝网店的工作,我不胜任工作之说无法成立。而关于大兔所谓我拖延淘宝宝贝上货一事,后面专有一节澄清。

C. 社企项目

关于社企项目,这一项工作也是由大兔离职时交接给我的。这是一个独立的项目,是关于女工合作社的。该项目要求一个女工机构生产出10个产品。大兔交给我的时候,生产的任务已经交给了某女工合作社,我的工作任务只是跟踪该女工合作社进行生产。

我接手工作后,至少每月去该女工合作社一次,有时候一月去四五次,帮助她们开发产品。但是,该女工合作社生产能力实在有限,最终未能在项目要求的2019年9月30日前完成。由于生产单位是大兔联络的,而且当时也没有其他女工合作社可以来做这个项目,无法中途更换,所以我只能尽力去做,最终没有达成。

此外,大兔交接给我的时候,只告诉我经费「实报实销」,并没有说要把项目的资金全部花完,因此最后项目结项时出现了问题。关于这一点,被咎责人只可能是原本负责此项目的人即大兔。作为毫无项目主管经验也没有机会接受任何相关培训的我来说,如果大兔交接时不告诉我,我不可能知道这一点。

此项工作对外部依赖很大,且是半途交接给我,项目没有做成,并不能作为我无法胜任此项工作的理由。

而且在去年3月到被训诫(去年12月)的这段时间,我的领导没有就我的工作情况进行过任何正式的成果评估和改进讨论。在2019年6月重签合同时,也没有针对此项工作的情况提出过任何问题。

因此关于社企项目,我不胜任工作之说无法成立。

最后,还需要说一句,关于社企项目我还是投入了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的。主要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女工项目很有意义,所以愿意在没有接受任何完整培训的情况下,自己努力去做。但是,就这个项目,还有负责财务的同事质疑,妳做这个东西能给尖椒带来多少效益?我就不明白,一个劳工机构,难道不应该把帮助女工合作社放在短期的经济利益之上吗?如果是为了盈利,尖椒部落的投资方把钱放在银行吃利息,也比投资在劳工机构划算多了。劳工机构的本位思想扭曲到这种程度,也是令人发指了。

如上的工作占到我工作内容的95%以上。关于这些工作,我是完全达标的。我不知道她们如何得出我不胜任工作的结论。

必须指出的是,按照尖椒招聘广告里关于编辑岗位职责的描述(下一节会详细介绍),严格的说,其中社企项目、淘宝网店这两项工作就不应该由编辑(我不是管理岗,下一节会进行辟谣)来承担,但基于责任感我没有提出异议。而且,实际上,在包括主编雅清在内的4个员工中,我所承担的工作种类是最多的,其中淘宝网店和网课等涉及与外部沟通和对外部的依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我只看到我的主管雅清给我安排更多的额外工作,却从来没有人主动从我手里接走她们认为我干得不好的工作(不是帮忙,是直接接走,更换事务负责人)。一个声称要劳动团结的组织,搞成这样,不是很奇怪吗?所以,大兔宣称「民主决策」和「平等讨论」,至少对我是不存在的:

关于观察期的工作情况,她们在声明中蛮横地造谣说:

但事实是,在12月2日被训诫后的整个12月里,我完成了:

两个独立内容生产(达成机构的要求)

两个网课(12月份的网课全是我负责的,全年整个机构一共才7个)

社企项目12月份没有任务。

淘宝工作正常进行,不存在长时间拖沓的情况。

我不知道她们基于什么样的理由认为我在观察期(主要是12月)改善非常有限。如果尖椒部落认为,劳动者的工作情况,不应该尽量基于严格客观的工作产出统计,而是可以全凭管理者的主观感受就给予评判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总而言之,截止我被通知离职前,我的工作是合格的。 她们在对我警告的邮件中提到的问题,除了关于淘宝和网课等(本文单独有辟谣),都是些统计数据不及时的小问题,完全回避了我正常完成95%工作的基本事实(如果尖椒部落的管理层认为,统计数据这种工作也是主要工作的话,我无话可说),更没有提供任何作为考核依据的客观数据。在许多资本主义企业,员工对考核结果不满意,还可以提出复议,但在尖椒部落这个劳工机构,领导却只许妳接受,要不就把妳开除。尖椒部落的某些领导,利用手中的一点权柄,肆意抹黑劳动者的艰辛付出,请问还有什么脸面以劳工机构领导的身份参与运动。相比其所反对的资本主义企业的官僚,她们在操作上,甚至在态度上,是更好,还是更差,我真的已经很难评价了。

如果妳们不希望我留在尖椒部落是由于价值观,身份上的差异,大可以开诚布公地与我商谈,好聚好散,但是以见不得光的手段构陷我不能胜任工作,把我排挤出尖椒,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妳们的做法,不仅践踏我作为劳动者的劳动付出,还跨越了「劳动法」规这一根本底线。

4、关于雅清造谣说我是管理岗

雅清她们的造谣:

事实真相:

我拿普通雇员的工资,并不是什么管理岗。

首先请阅读下尖椒部落的招聘广告和我的受聘邮件。

招募岗位:主编

职责:

1、负责网站内容策划与约稿;

2、完成网站编辑、修改和校对等工作;

3、有需要时撰写文章;

4、新媒体平台内容策划和推广;

5、研究和处理网站用户的信息及读者反馈;

6、制定发展规划,促进网站知名度的提高,有需要时协助网站宣传推广工作;

7、协作团队工作,包括人事管理及团队发展。

职位要求:

1、有热诚,有领导能力,是女权主义者。有幽默感,具有开拓精神;

2、有采编经验,有作者资源者优先;

3、有团队管理经验者优先。

4、具备主题策划,信息采编整合,文字编辑和写作能力;‭ ‬

5、有创意,有兴趣利用新媒体做倡导工作;

6、热爱新闻时事和互联网,具有一定的新闻敏感度;

7、愿意服务打工群体有性别意识,并愿意继续学习;

8、具备良好的影像(视频、图片、音频)审美。

岗位待遇:

1、税后(到手)工资:6800-8000元(视与本网站要求匹配程度而定) 。

2、机构严格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为员工缴纳五险及购买必要的商业保险。员工五险一金个人缴纳部分,也由机构出资缴纳。

3、除享受国家规定的节假日外,员工每年度可享受不少于10天的带薪年假。

4、有机会到全国出差,机构为员工提供每年不少于两次的,工作及个人发展相关培训机会。

5、妇女月经假,男性陪产假妥妥的

(能力未达所招聘职位要求者,视乎平台运作需要,亦可能获聘担任编辑之职位。)

招募岗位:编辑

职责:

1、负责栏目内容策划、约稿、编辑、发布,有需要时撰写文章

2、研究和处理网站用户的信息及读者反馈

3、新媒体平台内容策划和推广

职位要求:

1、有创意,有兴趣利用新媒体做倡导工作;

2、热爱新闻时事和互联网,具有一定的新闻敏感度;

3、具备一定的主题策划,信息采编整合,文字编辑和写作能力;‭ ‬

4、有性别意识和阶级视角,能批判自省调侃接地气;

5、我们希望你是女权主义者,守时不拖延,负责任,有团队精神

岗位待遇:

1、税后(到手)工资::5700-6600元(视与本网站要求匹配程度而定) 。

2、机构严格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为员工缴纳五险及购买必要的商业保险。员工五险一金个人缴纳部分,也由机构出资缴纳。

3、除享受国家规定的节假日外,员工每年度可享受不少于10天的带薪年假。

4、有机会到全国出差,机构为员工提供每年不少于两次的,工作及个人发展相关培训机会!

5、妇女月经假,男性陪产假妥妥的

(能力未达所招聘职位要求者,视乎平台运作需要,亦可能获聘担任助理编辑之职位。)

———2018年04月29日尖椒部落招聘广告 https://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11979

您在尖椒的初始职位将会是编辑(第二级),负责如下工作:

1、栏目内容策划、约稿、编辑、发布,有需要时撰写文章

2、研究和处理网站用户的信息及读者反馈

3、新媒体平台内容策划和推广

—— 选取我的受聘邮件内容

尖椒部落的员工有主编和编辑两种,如果要分出一个管理岗的话,那只能是主编。这一点从招聘邮件上也可以看出,只有主编才有管理相关的要求,而编辑就是完成各项具体事务。

主编(即所谓管理岗)和编辑的区别主要在于工资与权力。

先说工资。尖椒部落在外面公示的主编工资待遇最低工资为6800元,而我入职后第一年合同工资为5920元,为期两年续约合同写着这两年的工资为6370元。无论怎么看,我的工资始终都没有达到尖椒部落主编的最低值即6800元,就算按照一年给我加薪450元的速度,至少还要到2021年才能达到主编的最低工资水平。 至于大兔说我的薪资是最高的之一,我是普通员工,不是管理层,无法知晓所有同事的工资水平。但我的工资无论怎么高,也没有达到主编的水平。

再说管理权。首先,我没有权力接收到来自管委会的直接命令,其实也无渠道与管委会直接反馈意见。我2019年2月底,第一次参加年度会议之前,我都不知道还有那么多领导。管委会与工作团队沟通的渠道主要靠雅清,我从来没有直接收到过来自管委会的直接命令,何来「管理」一说?再者,每次半年检、年检,都是由雅清代表管委会对其她同事进行训诫,并由她决定其她同事的表现、考核与计划,并代表管委会对被训诫同事传达指令。在尖椒部落工作期间,我从来都是被训诫者,没有参与过对任何其他人的训诫,请问有这样的管理者吗?

而且,在大兔的谣文中,她提到了管理职的一个重要权力:招人。在尖椒部落工作这么长时间,我从来没有招聘或者面试过任何人,也不了解公司的招聘情况。按照大兔的逻辑,要么尖椒部落不是「草根机构」,要么我无论如何不应该是管理岗。当然,跟大兔这帮人谈逻辑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她们从来不会尊重逻辑、事实、规则这些东西。

至于尖椒部落设置的轮值主编,这个压根就不是一个岗位,其实是把原本属于主编的活分给普通编辑干。

主编的工资与权力,我都从未拥有过。尖椒部落从未任命过我做主编,管理层的任何人也没有告知过我是主编,有管理权,直到强制解雇训诫的谈话,才莫名其妙地告诉我说,其实妳是一名主编。这是在把人当猴耍吗?不愿给我主编的钱,却妄想让我干主编的活?

5、关于大兔所谓我大半年没有更新网课的无耻胡说

大兔造谣: 王小嗨大半年就搞过一次网课。

事实真相:

关于网课,机构要求的是每月完成一个。做为网课总负责人,在2019年03月到2019年12月的九个月中,我们一共做了8个网课,共计22次课时。其中我本人独立完成了4个课(占总课程数目的50%),共13课时(课时数占总数的59%)。考虑到有两个月由于某些原因暂停了网课,所以在9个月中一共完成了8个网课。我作为总负责人,工作成果是达标的。作为网课的具体负责人,我完成了大部分的课程和课时,也是达标的。

至于雅清参与此项工作,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因为她本来就是主编,主编在下属忙不过来时,主动承担下属的一部分具体工作不是很正常的吗?妳主编本来该负责的部分事务,不都在通过设置轮值主编让别人帮妳完成吗?

总体情况见下图:

如上图所示,我完成的网课分布在04、05、06、09、12月份。大兔妳血口喷人说我「大半年就完成了一个网课」,不知道是怎么算出来的?是大兔妳的眼神不好,还是妳脑子不够用,抑或是妳就为了抹黑我完全不顾事实与做人的基本良知?

对不起我人身攻击了,但大兔妳在我一个完全没有提到雅清姓名的文章里,撒谎说我把雅清骂成筛子了,那我今天还真就把妳给骂成筛子。我也学妳们流氓一把。

关于网课,还必须说明一下。

网课是一个探索性项目,有关领导钦定我为整个网课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在我发现女工们投稿的稿件存在种种写作上的问题之后,于2019年03月,我开始筹备女工写作班第一期,于2019年6月22日课程结束,之后又给优秀学员采购赠书,并制作毕业证,之后一一全部寄出。这个课程,广受女工好评,而且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参加课程的学员大部分都是女工。我自认为我的工作是有成效的,是受到参与者认同的。

##6、关于雅清加班修改我的文章

雅清在朋友圈里说:

她把这个作为重要的哭诉理由。

真相:

雅清给我改这篇文章时,我才入职还不到两周。而在此后,她没有以这么大的修改量修改过我任何其他一篇文章。

首先,作为刚入职的员工,对公司的文章风格等都在熟悉期,必然会有一个适应过程。正常的资本主义都会安排老员工指导和把关新员工的工作。雅清作为老员工,帮助一个刚入职不久的新员工多费点心思修改稿件,这不是很正常的情况吗?难道妳们尖椒部落的有关领导要求新员工一来就具备百分之百的工作能力吗?还拿这种事出来撒泼骗同情,要不要点脸啊。

其次,尖椒部落有个规定,稿件完成后,交由其她编辑审阅校对后,才能发布。每个编辑都会校对别人的问题。几乎所有人都会遇到写稿卡壳的情况,难免会让其她审稿同事等待。即使深夜审稿校对,也算日常工作的一种。我有时候也会在深夜和法定休息日帮同事校对文章。我认为,这就是我作为尖椒部落一名普通编辑应该做的事情。没想到的是,我的主管居然把这种本职工作称为「善后」,不知道这人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些啥,秉持的是什么样的价值观。

所以,尖椒部落想拿这件事来作为我工作能力的定性,简直是鸡蛋里挑骨头。说实话,我上一家资本主义企业的老板,都没有这么黑。

我刚入职时,的确不太会写适合尖椒部落风格的文章。所以我要感谢雅清,我从这次的文章修改之中学习到了非常多,对我以后写文章非常有帮助。自此以后,她也没有再这样改过我的文章了。《尘肺病工友》一文之后,雅清对我的文章审稿工作主要聚焦于语法与文字错误,如果连这样的工作都要通宵加班完成,这种工作能力不要说主编,连普通编辑的水准都没到吧。

7、关于尖椒部落造谣说给我提供的个人督导

尖椒部落在回应里说:

在我在尖椒部落的工作期间,公司仅提供过一次个人督导,而这次督导实际上是完全无效的。而公司对我训诫(2019-12-02)后的观察期,并没有提供过任何个人督导。

具体情况如下:

领导邀请T做督导,领导已经说联系好了,但我于2018年11月30日去联系,她却说没有答应做我的督导(无力吐槽)。而且不久之后,她这个人就被捉了,消失了。

过了一段时间,又给我介绍了一个督导。我跟她正在聊天,刚约好了见面的时间与地点,但她突然发消息说,她现在在家,police来了,她要马上删除聊天记录。我将情况马上在工作群内汇报给领导。后面此人就消失了一段时间,出于保护机构的考虑,也没有再联系了。

2019年停工时候的夏天,实在找不到人,一个领导(管委会成员)来对我进行督导。但是这次督导效果很差,完全没有作用。首先她是异地的,对我本人完全不了解,就乱说一通,鸡汤一番。其次,这个所谓的「资深工作者」和我一起参加了一个由她带的深圳在地机构的工作坊,结果就来了两个女工,其她全是工作人员,就在微信朋友圈大秀一番(涉及隐私,就不爆料了),妥妥NGO老油条,令人生厌。

在我被训诫警告后,尖椒部落并没有提供任何的督导或者培训。

因此,尖椒部落所谓的「多次单对单督导」完全是赤裸裸的谣言。就一次督导,还是安排这么个老油条,对我没有任何实质性帮助。

8、关于大兔指责我拖延淘宝宝贝上架一事的澄清

大兔在她那篇文章里说,我拖延。涉及两个产品。

第一个是一款胸针:

第二个是一个泰国的手工制品:

真相是:

淘宝是一个探索性项目,公司领导钦点我为淘宝网店项目的全权负责人。作为一个探索性项目,领导并未下达指标。我作为负责人,从机构的宗旨出发,认为网店的主要目的主要是为了宣扬性别与阶级的立场,让大众通过商品的一种来看到女工。

作为淘宝网店的全权负责人,我认为我有权决定淘宝店铺该上架哪个宝贝,不上架哪个宝贝。没人有对我正式规定说(有证据,请拿出来):某某人告诉我上架哪个产品,我就得上架哪个产品。这些提议即使有,对我来说也都只是建议。我根据具体的人力情况和产品的价值,来决定是否上架。

首先从工作关系来说,大兔作为机构领导,在把淘宝网店工作全权交接给我之后,仍然无视我作淘宝网店全权负责人的身份,对我的工作横加干涉,指挥我该哪个补货,该上架哪个产品。我出于对领导的尊重,没有公开的顶撞她,但不满是一直有的。

在我工作期间,我认为,要不要到淘宝上架什么宝贝,补货什么宝贝,应该完全我说了算,除非专门就我相关的工作职权作出明确限制。现在跑来发文章指责我说没按照妳大兔的意思操作就是无可忍受的拖延,是不合格的劳动力。那妳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别说我是淘宝网店负责人,直接说我是上货补货打杂的操作员得了呗。如果我只是上货操作员,妳大兔也好,雅清也好,让我上啥我上啥。就是让我上架一坨屎,我也立马屁颠屁颠地给搞上去。

2019年02月的全体(领导与雇员)参加的年度会议上,领导明确决议淘宝店太浪费时间,后续工作主要清库存。此后没有人通知我要按照某种目标去运营这个淘宝店。我出于个人自觉,还是投入了相当一部分时间运营淘宝网店,并没有敷衍了事。(不按照妳大兔的建议上货,不等于我敷衍了事。)

再具体说我拖延补货或者上架的产品。

真相是:

淘宝是一个探索性项目,公司领导钦点我为淘宝网店项目的全权负责人。作为一个探索性项目,领导并未下达指标。我作为负责人,从机构的宗旨出发,认为网店的主要目的主要是为了宣扬性别与阶级的立场,让大众通过商品的一种来看到女工。

作为淘宝网店的全权负责人,我认为我有权决定淘宝店铺该上架哪个宝贝,不上架哪个宝贝。没人有对我正式规定说(有证据,请拿出来):某某人告诉我上架哪个产品,我就得上架哪个产品。这些提议即使有,对我来说也都只是建议。我根据具体的人力情况和产品的价值,来决定是否上架。

首先从工作关系来说,大兔作为机构领导,在把淘宝网店工作全权交接给我之后,仍然无视我作淘宝网店全权负责人的身份,对我的工作横加干涉,指挥我该哪个补货,该上架哪个产品。我出于对领导的尊重,没有公开的顶撞她,但不满是一直有的。

在我工作期间,我认为,要不要到淘宝上架什么宝贝,补货什么宝贝,应该完全我说了算,除非专门就我相关的工作职权作出明确限制。现在跑来发文章指责我说没按照妳大兔的意思操作就是无可忍受的拖延,是不合格的劳动力。那妳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别说我是淘宝网店负责人,直接说我是上货补货打杂的操作员得了呗。如果我只是上货操作员,妳大兔也好,雅清也好,让我上啥我上啥。就是让我上架一坨屎,我也立马屁颠屁颠地给搞上去。

2019年02月的全体(领导与雇员)参加的年度会议上,领导明确决议淘宝店太浪费时间,后续工作主要清库存。此后没有人通知我要按照某种目标去运营这个淘宝店。我出于个人自觉,还是投入了相当一部分时间运营淘宝网店,并没有敷衍了事。(不按照妳大兔的建议上货,不等于我敷衍了事。)

再具体说我拖延补货或者上架的产品。

大兔提到的第一个商品是一款胸针。我的确是一直拖延着没有补货。现在回想了一下没有补货的原因,是因为我不认同这款产品显露出来的庸俗和消费主义气息。妳们自己看吧。「桃花」,「有钱」,这是一个劳工机构应该去倡导的东西吗?我没有把网店看成是一个主要为了赚钱的平台,因此内心极力抵制此类无聊的商品。

而与尖椒部落的宗旨符合的产品,我并没有拖延。我一直在补货女权与LGBTQ相关产品,比如打砸父权制胸针、彩虹布贴、彩虹胸针,我都一直在补货。

而关于泰国的手工制品,因为每种只有一两个,需要一个一个上架,工作量大,边际收益太低。出于工作优先级的考虑,把上架这个产品的时间一直推后,等到有空闲了再来搞。我认为,这样操作对尖椒部落的损失并不大,因为我负责的事务实在是太多了,其中任何一件事都比上架这个泰国的宝贝重要许多倍。

正因为淘宝网店是一个探索性的项目,所以机构没有给出KPI指标要求。而且在我被训诫之前,所有跟我谈淘宝业务的人,都只是让我补货上架。对于这些要求,我从来都当做建议看待。

需要提及一个事情,这件事尤其暴露某些人的立场。我关注到打工诗人周启早的诗歌,想帮他代卖诗集,传播他的诗歌,其实也就是弘扬尖椒部落的理念。所以我拍了照,制作了宝贝详情,但遗憾的是因为许可证的原因没有上架成功。后来,我给诗人周启早的书打包、发货与统计情况,同事们都看在眼里,我也跟他们分享了上架失败的事情,希望她们给一些建议。结果,一位同事看到后说:妳做这些,能给尖椒带来什么?我心里瞬间一万只草泥马飘过。帮助打工诗人传播她们的诗歌,不是我们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吗?投资人给我们机构资金,不是让我们去传播工人文化,难道是让我们去赚钱的吗?尖椒部落充斥着这种毫无阶级意识,毫无劳工意识的混混,违法解雇员工也就不奇怪了。

而与尖椒部落的宗旨符合的产品,我并没有拖延。我一直在补货女权与LGBTQ相关产品,比如打砸父权制胸针、彩虹布贴、彩虹胸针,我都一直在补货。

而关于泰国的手工制品,因为每种只有一两个,需要一个一个上架,工作量大,边际收益太低。出于工作优先级的考虑,把上架这个产品的时间一直推后,等到有空闲了再来搞。我认为,这样操作对尖椒部落的损失并不大,因为我负责的事务实在是太多了,其中任何一件事都比上架这个泰国的宝贝重要许多倍。

正因为淘宝网店是一个探索性的项目,所以机构没有给出KPI指标要求。而且在我被训诫之前,所有跟我谈淘宝业务的人,都只是让我补货上架。对于这些要求,我从来都当做建议看待。

需要提及一个事情,这件事尤其暴露某些人的立场。我关注到打工诗人周启早的诗歌,想帮他代卖诗集,传播他的诗歌,其实也就是弘扬尖椒部落的理念。所以我拍了照,制作了宝贝详情,但遗憾的是因为许可证的原因没有上架成功。后来,我给诗人周启早的书打包、发货与统计情况,同事们都看在眼里,我也跟他们分享了上架失败的事情,希望她们给一些建议。结果,一位同事看到后说:妳做这些,能给尖椒带来什么?我心里瞬间一万只草泥马飘过。帮助打工诗人传播她们的诗歌,不是我们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吗?投资人给我们机构资金,不是让我们去传播工人文化,难道是让我们去赚钱的吗?尖椒部落充斥着这种毫无阶级意识,毫无劳工意识的混混,违法解雇员工也就不奇怪了。

虽然如此,我一直在尽力保证淘宝的及时发货,因为这与淘宝信用休戚相关,所以不敢怠慢。每天上班先忙着打包,通常这样就过去了一个小时。打包完再联系快递。最难的是等待快递员上门,很多时候,我都要等到很晚。

快递员跑路了

虽然如此,我一直在尽力保证淘宝的及时发货,因为这与淘宝信用休戚相关,所以不敢怠慢。每天上班先忙着打包,通常这样就过去了一个小时。打包完再联系快递。最难的是等待快递员上门,很多时候,我都要等到很晚。

9、结语

说真心话,在决定维权去推动尖椒部落改正问题时,我绝没有想到,大兔和雅清这两位我共事一年半多的领导,居然是两个精于说谎的谣棍。所以,在这篇文章里,我也就不客气了。真相就是真相,事实就是事实,不允许任何人篡改。妳敢造谣,就得接受别人愤怒的骂声。

也许在大兔这些人眼里,维护自身利益高于一切价值。什么平等、自由、程序正义、规则,事实,都可以被无视或者随意扭曲。但我相信,无论恶势力多么强大,它终究会被善良和勇敢的人们所战胜。无论尖椒部落的管理层在性别问题和劳工问题上有多么反动,都无法阻止进步运动的滚滚洪流。

附件:大兔的谣文